为什么说人类滑雪起源地在新疆阿勒泰?

2024年,冬奥会将迎来百年华诞。近百年来,滑雪和滑冰一直是冬奥会的大项目。荷兰人被视为人类滑冰的先驱,那么人类滑雪的起源地在哪里呢?

在画中,一排远古先民手执短杖,脚踩延长物,弯腰屈膝,抬头撅臀,身体向前倾,作滑雪状。这是迄今已知的年代最为久远的彩绘人类滑雪形象,距今至少10000年。这幅岩画的存在,将人类滑雪历史的起点上溯到旧石器时代晚期,也是 “新疆阿勒泰为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的有力证据之一。而它的发现,纯属偶然。

1982年8月,15岁的欧吉省和两个小伙伴在家附近逗一群小狗玩儿。小狗钻进了覆满爬山松的岩洞。调皮的少年扒开洞口的枝条,也钻了进去。“洞里红红的,扒开一看,岩壁上居然有牛、马、人的形象,颜色非常鲜艳。” 欧吉省告诉《北京周报》记者。在岩洞的地上,他还发现了几近腐烂的木制念珠和铜铃。可见,曾有游僧暂居洞里。

然而,欧吉省并没想到画里的人竟是在滑雪。回家后,他向父亲提起此事。身为农民的父亲,对儿子的发现并不在意。那幅神秘的岩画,又沉睡了21年。

2003年11月,时任汗德尕特乡副乡长的尼克•尼咏梅下乡调查,听欧吉省提起儿时偶然发现的岩画。第二天天不亮,尼咏梅就和欧吉省出发去敦德布拉克。扒开洞口的那一刻,尼咏梅大为震撼。“洞里红彤彤的,好像有人在里面点燃了篝火一样。” 她对《北京周报》记者说。虽然事隔多年,提起初见岩画的那一幕尼咏梅的语气中仍难掩兴奋。

在雪乡长大的她,觉得这可能是描绘先民跳舞祭祀,祈祷狩猎满载而归的场景。毕竟,在史前时代人类在洞穴深处的岩壁上——大地子宫的内部,使用绘画来表达宗教祭祀的意愿,在世界各地并不鲜见。尼咏梅也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洞穴居然蕴藏着解锁人类滑雪起源地的文化密码。

尼咏梅把这一发现报告给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文物保护部门,引发了地方媒体的报道,也引起了中国首位全国滑雪冠军、中国滑雪史研究泰斗单兆鉴的关注。

单兆鉴1938年生于吉林通化,1957年获得全国首个滑雪冠军,曾任国家体育总局滑雪处处长、中国滑雪协会秘书长,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三大主赛场之一崇礼的发现者。因为工作的缘故,他常常赴雪量大、雪期长的新疆阿勒泰考察,也常与国外同行交流。

当时,关于人类滑雪的起源地,国际学界众说纷纭,并无定论。俄罗斯、挪威、瑞典曾因发现古老滑雪板的碎片或描绘滑雪板的古岩画,一度被认为是人类滑雪的故乡。“但这些观点都没有系统的论证资料作支撑,只凭一篇论文、一个出土文物或一幅岩画,无法定论,也没得到公认。” 单兆鉴说。

在阿勒泰,单兆鉴发现当地人还在使用一种手工制作的毛皮滑雪板。他介绍说:“这种雪板在古代主要用于狩猎,是简单的交通工具。”在两块松木板上,裹上马腿皮,用皮条固定在人的脚上。上坡的时候,马毛为戗茬,不倒滑;下坡的时候是顺毛,方便下滑。木制雪杖有多种功能,见到野兽,可以当作矛;细一点的杆,还可以揻成大弓,用于狩猎。

其实,在中国古代典籍《山海经》中早有关于北方游牧民族丁零人用马皮滑雪板滑行的记载,“其民从膝已下有毛,马蹄,善走。”阿勒泰人使用毛皮滑雪板的样子与《山海经》所述情形如出一辙。

阿勒泰会不会就是人类滑雪起源地呢?从那时开始,单兆鉴就下定决心,要把此事探个究竟。1993年,他出版了一本书《怎样练习滑雪》,首次公开提出他的设想——“阿勒泰地区可能是人类滑雪起源地”。

1998年,退休后的单兆鉴与新疆考古专家携手,潜心投入关于人类滑雪起源地的研究,一年去阿勒泰五六次,“去找实证”。

直至2005年3月,单兆鉴听时任阿勒泰市旅游局长徐培兰说,敦德布拉克1号岩画棚内的人物像在滑雪。看过照片之后,他心里初步判定,这就是滑雪狩猎岩画。他决定亲自去一探究竟。

3月的阿勒泰,还处于极寒之中,漫天大雪。在尼咏梅的带领下,时年68岁的单兆鉴踏雪前往。尼咏梅回忆道:“那天积雪高达2米,人骑在马上,脚还在雪里。” 经过艰苦的跋涉,一行人终于到达敦德布拉克。

亲眼看到岩画的那一刻,单兆鉴心里十分激动,但是他没有草率做出任何论断。他将照片带回北京,请多位滑雪专家对岩画人物的动作进行鉴定分析。分析结果认定,岩画中的人物动作细节符合滑雪人的姿态要求,与阿勒泰地区农牧民至今穿用毛皮滑雪板的姿态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至于其产生年代,经考古专家、历史民族学专家的分析,为迄今至少10000年前,比俄罗斯出土的世界上已知最早的滑雪板至少早2000年。

单兆鉴认为,彩绘岩画是人类滑雪起源地的重要佐证,但“不是唯一的证据”。早在2004年,他就提出了人类滑雪起源地应具备5大条件:地处极寒地带;雪量大、雪期长;有充足的木材以制造滑雪器材;地势为体现滑雪速度的多山丘地带;滑雪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冬季狩猎手段。

这些条件,阿勒泰一一具备。它是新疆最北部的城市,纬度与东北的漠河相近,高山形态丰富,坡度适中。全年降雪期179天,雪量充沛,雪期长。森林覆盖率达22.65%,是全国六大林区之一。

早在4.5万年前,阿勒泰地区就有人类居住。直到解放前,冬季踩着毛皮滑雪板狩猎,一直是当地人赖以生存的方式。正如单兆鉴所说:“这是一种活化石般的证据。”

迄今为止,阿勒泰地区还传唱着一首古老的民间歌谣,详细述说着过去人们滑雪的情景:“在那高高的阿尔泰杭盖山中,身上背着柳木弓箭,双手斜推着滑雪棒,脚踩着红松、白松木滑雪板,身后拖着山羊皮囊,滑行穿梭在松树林中的,是那勇敢、灵活又聪明的猎人。”

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和环境保护意识的提升,阿勒泰人不再以狩猎为生。但是,古老毛皮滑雪板并没有失传。自2006年始,每年的1月16日阿勒泰都举行古老滑雪比赛,成为了当地的旅游名片。单兆鉴说:“现在是人们生活的一种乐趣了。”

2006年12月15日,一场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从不同角度论述了阿勒泰是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2015年1月14日至18日,来自挪威、瑞典、芬兰、丹麦、斯洛文尼亚、奥地利、瑞士、捷克、美国、英国、蒙古国、韩国、中国的近百名专家学者齐聚阿勒泰,举行古老滑雪文化交流研讨会,“中国新疆阿勒泰是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这一观点得到了国际滑雪界的认可。

据单兆鉴介绍,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滑雪场不到10个,滑雪人数也就几百人。自1980年中国冰雪代表团第一次参加冬奥会至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选手共夺得13枚金牌,仅1枚来自雪上项目。在中国目前已取得的62枚冬奥会奖牌中,来自雪上项目的不足五分之一。与冰上运动比起来,我国的雪上运动存在着明显的“冰强雪弱”现象。单兆鉴认为,这是因为“滑雪项目所需要的财力、人才、场地都比冰上项目多。”

然而,在冬奥会的15个分项中,三分之二为雪上项目。要想提高冬奥会赛绩,推动冰雪运动均衡发展,必须大力发展雪上项目。

单兆鉴认为,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对滑雪运动投入的资金增多,特别是民营企业对滑雪产业的投入,大大促进了中国现代滑雪的发展。《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遗产报告(2020)》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中国的滑雪场数量已达644座,滑雪人次达到了2090万。

单兆鉴说:“中国雪上项目的发展形势比过去要好得多,发展步伐不亚于滑冰。”他预测,在北京冬奥会上,中国健儿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单板滑雪U型场地技巧和跳台滑雪等项目上有望夺取奖牌,甚至是金牌。

他相信,在北京冬奥会之后中国的雪上项目会有扎实、全面的发展。他说:“‘冰强雪弱’的局面将会有很大的改变。我有这个信心!”(文内所有图片由单兆鉴提供)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