淋漓尽致的热爱——那些具有运动员人格的凯文学生

在中国家庭的冲藤路上有很多“民间秘笈”,体育特长也是一条。然而,在海淀凯文的教育培养模式中,体育教育已不仅仅是申请的“路径工具”,更是人格养成的重要途径。

“让孩子在体育中,学会赢,也学会输;学会去领导,也学会被领导;学会超越自己的极限,也学会做团队的一员;学会什么时候去奋争,也学会什么时候去承认失败;这些,都是我们成为一个人所要学习的内容。”

健康的体魄,稳定的心态,自发的热爱,持续的努力,在海淀凯文的运动小将身上,我们看到了00后身上独特的运动员人格特质:自信、积极、坚定、睿智。

这些学生,有即将毕业的青运会花样游泳全国冠军,有在高尔夫区位联赛中崭露头角的潜力少年,也有在滑雪界初出茅庐就一鸣惊人的初中小将。他们是12年级的Chelsey、11年级的Bo和8年级的Mickey。他们的运动员生涯初始,全凭心中热爱,回首之际,才发现常年艰苦的训练、教练的高标准严要求给予他们的磨砺,早就铸就了他们的基础人格。今天,我们就来分享他们在各自领域成长故事。

温暖的阳光穿过叶子,落到球道上,草地好似被披上了金色的披肩。环顾四周,周围安静得只剩下风声,少年挥杆,以76-75的好成绩获得生涯首冠。

十一年级的谢博Bo是高尔夫运动员,他在学校的高尔夫卓越班兼顾学习与打球。从6岁接触高尔夫到疫情期间将兴趣变成专业,Bo凭借的是对高尔夫极大的热爱与热情,以及父母对体育教育的重视。他犹记得在新加坡念书时曾尝试许多不同的运动,如草地曲棍球、网球、冰球等。这段独自在海外求学的经历也让他更独立,更善于为自己规划。

相传,苏格兰是高尔夫球的发源地。19世纪,高尔夫球传入美国。1922年,世界上第一次国际性比赛是美国对英国的“沃克杯”高尔夫球对抗赛。高尔夫球于20世纪初被引入中国。高尔夫球运动是在室外广阔的草地上进行,设9或18个穴。运动员逐一击球入穴,以击球次数少者为胜。

而Bo稳定的成绩为75杆。他犹记得自己在第一次打比赛时紧张都手抖,最后打了110杆。在接下来的赛季,他克服了这种情绪后,就能发挥自己的正常水平。

Bo已摸出了紧凑充实的学习、练球、比赛的规律,他的生活模式也很简单——计划、执行、总结。每天他会想想今天做了什么、明天要做什么,比如给自己制定训练计划,比如晚上冥想来放松,比如写《心经》来平复心情;在高效执行的同时,他也在有效总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如何分配精力与时间等等。

高尔夫运动员的经历使他成长成为一个不退缩、有韧性的人,也使他在其中交到了挚友和关系紧密的导师。Bo经常主动向教练发出挑战,有时一开始领先,随后就打得过于保守;有时一开始落后,他就会着急。这样的挑战也让他随时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无疑锤炼了他的心态,这也是高尔夫带给他最大的收获。

虽然体育运动将会在大学录取过程中带给他帮助,但最重要的还是学习。Bo已经完成了7门AP课程,均获得满分5分的好成绩;本学年,他还上了艺术、心理学、计算机三门AP课程,托福成绩也达到了115+。优异的成绩让他距离dream school又近了一步。

除了热爱高尔夫,Bo还热衷于公益事业。他加入了天津慈善协会,在导师的带领下,成为了青藏高原地区患有眼类疾病人群的“光明使者”。今年四月,他将准备举行慈善音乐会、去青海支教,帮助有眼类疾病的孩子接受治疗。

在保持学业成绩的前提下,坚持高尔夫训练,并为社会公益事业做出贡献,这样的生活在旁人看来并不轻松,但Bo努力把每件事做好,并每时每刻在用心感受做的事情。

八年级张楚仪Mickey在学校里是有名的“滑雪小将”,比起其他同学将滑雪作为娱乐休闲的项目,Mickey则是将滑雪当成竞赛项目,按时训练,定期比赛,以赛代练。她获得了许多国内单板滑雪赛的奖项,最新获得荣誉是全国U14女子单板亚军;事实上,她也正在走在成为滑雪运动员的道路上,目标是成为像谷爱凌、苏翊鸣那样的运动员。

如果说冬奥会上有什么被大家所熟知的冰雪运动项目,毫无疑问非滑雪莫属。无论是作为一项雪上运动还是作为冬奥会的一个比赛项目,单板滑雪都要“年轻”许多。

单板滑雪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一位美国工程师把两块滑雪板绑在一起,在一端系上一根绳子,拉着他的孩子从坡上滑下,偶然间发明了这种新式的滑雪板。随后,许多人在此基础上借鉴冲浪板和滑板的设计,创造出了适应不同运动形式和场地环境的单板滑雪板,单板滑雪也因此被称为“雪上冲浪运动”。1998年长野冬奥会上,单板滑雪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从六岁接触双板到十三岁开始练习单板,Mickey更喜欢后者,如今,她主要练习的是坡面障碍与跳台。坡面障碍的自由度很高,她可以选择任意技巧动作通过;跳台则是从高处的起点加速滑下,借跳台飞至一定高度后在空中完成系列技巧动作。为了将动作做得更流畅,寒暑假中,Mickey会跟随教练组进行集训。

她的教练都是国家滑雪队退役运动员,其中一位更是世界冠军,跟着这群国家健将训练,Mickey的训练日常听起来一点都不轻松:七点起床,九点去雪场,训练到一点吃午饭,下午两点继续练习到五点半,有时候晚上也在跟着教练滑。然而,这对于Mickey来说一点都不辛苦,能整天在雪场中驰骋,她反而更开心。

在滑雪的过程中,教练与队友会为她录视频,复盘总结时结合视频,让Mickey更直接地了解问题所在,并通过相应练习来调整和改善,从而在动作难度、高度、多样性、动作完成度和进步创新性方面进行提高,这也是裁判打分时的主要判定标准。

根据统计,单板滑雪是雪上项目中伤病率最高的项目之一。Mickey也曾受过伤,比如摔出去时戳到了手或伤到了膝盖,但这对她来说都是小伤——作为预备运动员,风险并没有阻止她不断进行新的尝试,当Mickey在空中滑翔时,被自由、美好、安静包围的感受直击心脏。

也许正是这种反抗地心引力、依靠势能和动能的转换而得到的自由,让一位又一位滑雪运动员向着更高、更难发起挑战。

国内滑雪圈流行一句话:滑雪的最高境界不是能飞多高或转多少圈,而是30年后你还能像现在一样的滑雪。这也是Mickey的心声,在坚持学业的同时,也要一直滑下去,逐渐形成个人风格,滑到滑不动为止。

Chelsey:比起当运动员时身体上的疲劳,学习相对来说轻松许多,当然也并不容易。

十二年级的姚成溪Chelsey曾是花样游泳运动员,在北京花样游泳队训练,并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资格。在历年全国花样游泳U系列俱乐部赛中,Chelsey曾斩获100米混合泳冠军、200米混合泳冠军、规定动作冠军、单人自由自选冠军等十几枚金牌。

谈及为什么选择这条路,Chelsey坦言,这与妈妈是专业花游教练密不可分。多年的花样游泳生涯在她身上打下了许多烙印:是百折不挠,是从不放弃,是这段体育经历所淬炼的坚毅和勇敢特质。当然,哪里有什么轻轻松松的成功?轻描淡写的叙述背后,是无数次反复的训练、流下的汗水与泪水。

花样游泳是一项融入舞蹈和音乐的水上竞技项目,由游泳、技巧、舞蹈和音乐编排而成,有“水中芭蕾”之称。这项运动既需要力量、耐力与爆发力,与需要柔韧性、协调性、表现力和节奏感,当然,大肺活量和过人的水性更是必不可少。Chelsey曾和队友们开玩笑,她们的心肺耐力一定仅次于长跑运动员!

训练一定是很苦的,每天能长达八小时。除了游泳外,每一名花样游泳运动员还要练芭蕾、学音乐、上形体课;同时,课业也不能落下。在高强度的训练下,Chelsey在水里一泡就是几个小时,更不用提压腿、劈叉、水下练憋气等等;教练严厉的批评、比赛时的心理压力、失败后的心酸,但她总能将压力化为动力,训练有多累,失败有多苦,成功时笑得就有多甜。

体育精神是坚持不放弃,也是超越自己不惧失败,即使她选择退役、专注学业,这种精神也成为陪伴一生的宝贵财富。正值紧张的申请季,她也曾为写文书而苦恼,也为等待结果而焦急,好友兼同学Gloria总这样鼓励她:“花游那么难的运动,你都拿了那么多块金牌!申请你也没问题!”

如今,“花样游泳运动员”已经成为她人生词典里的过去式,但Chelsey身边的朋友与同学正是通过她,对这项“在水里跳舞”的运动有了更多的了解。她还在学校花样游泳队中担任教练职务,主要训练低年级的学弟学妹,小朋友很喜欢“姚教练”,望着她时,眼里都是敬佩。

从专业运动员到带新人的“老人”,她仍希望自己可以为花样游泳尽一份力,利用自己的经历,帮助更多人叩开花样游泳的大门。

这些学生是海淀凯文1000多名学生中典型的“运动员人格”代表,除了他们坚持的这些相对小众的体育专项,海淀凯文还有更多热爱足球、篮球、棒球、击剑、游泳、网球、攀岩等诸多体育运动的孩子,运动无大小,学校也在不遗余力的开展各项课程和赛事,为更多孩子提供专业的支持。就像李校长的坚定的教育主张:每个孩子都是无差别的生命个体,在成长的过程中,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平台与引导,终有一天,都会在各自领域闪闪发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bout the Author

You may also like these